参观奥斯威辛和比克瑙(波兰):充满挑战和情感。旅行日记

我们刚刚从奥斯维辛和比克瑙的长期访问中回来。我现在就在强迫自己写这篇文章,否则我就没有勇气去想它,重温这次访问引起我的情绪。
第一部分:游记
第二部分:实用技巧

第一部分:游记

我们乘火车离开克拉科夫,1小时40分钟后到达奥斯维辛(波兰语为Oświęcim)火车站。从车站走到集中营(现在是博物馆),20分钟的路程让我们意识到,这个集中营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是荒郊野外。但在一个城市的中心(现在是和平的)。此外,也正是这种与周围波兰村庄的接近,使得囚犯们可以向革命者传递秘密信息。
博物馆的入口有两条线:第一条线供团体参观,第二条线供个人参观。我们一周前就在网上买了票,下午1点发现自己和30个法国人组成的团队。我们每个人都得到了一个无线电导引和耳机–这样我们就可以从远处听到导引的声音,而他也不用大喊大叫。
我们是4组同时参观博物馆,间隔15秒。即使有的游客不会说法语,也还是加入了我们的队伍,因为这是唯一一个还有名额的队伍。

在奥斯维辛集中营,我们可以参观的作为囚犯宿舍的建筑已经被翻新,用于展览。因为奥斯威辛主要是留给被迫工作到死的囚犯(和残暴的实验),大规模和有条不紊的灭绝发生在Birkenau(几公里外)。


博物馆选择的方法是以事实为依据(照片、文件、轶事),展示奥斯威辛和比克瑙发生的事情–同时试图非常隐蔽地回答 »为什么他们不反抗? »、 »为什么盟军什么都不做? »这些恼人的问题。然而, »怎么会变成这样? »这个问题却没有得到解决。


很多人跟我说起奥斯维辛,批评说为了游客的舒适度而做的改进(重新粉刷的墙壁、中央暖气……),这让这个地方不那么真实。
最让我震惊/痛苦的时刻是,我们参观了满是从受害者(主要是犹太人,但也有吉普赛人、同性恋者、共产党人、斯拉夫人……)身上偷来的物品的房间:鞋子、刷子、碗….,真的有很多,当你想到每一件物品都对应着一个死人时……而让我感到最难过的房间是堆满了妇女(在毒气室里被杀)头发的房间。纳粹对待囚犯,像对待动物一样灭绝他们,即使死后也不得安宁:头发被用来做床垫,金牙被拔掉,珠宝被偷,手被砍掉:'()。
最后,我们还参观了真正的毒气室,以及用原始材料重建的火葬场。我可以告诉你,大家都是红着眼睛出来的。5分钟后有人提议我们坐下来,然后休息10分钟,因为情绪太强烈。

伯克瑙

在这种恐怖的幻象之后,我们都会坐班车去伯克瑙,这里比奥斯维辛更真实。在那里,我们遇到了那个我们都在脑海中与历史书中的画面:铁轨,以及伯克瑙的入口。


我们找到了医生在5秒钟内对犹太人进行分类的地方(左边是立即死亡,右边是奴役)–这个地方与我们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看到的照片相比,依然完好无损。
一些(木制)建筑得到了重建—-这些建筑是在囚犯到达的头几个月里用来安置囚犯的—-从精神上和身体上打垮他们。但被炸药炸毁的毒气室和烤箱–并没有重建。它们被原封不动地丢在那里,破败不堪。反正也没有人愿意这样。
这里有用21种语言书写的纪念牌,其中有一块是用法语写的:« 愿这个纳粹杀害了150万男女老少(大部分是来自欧洲各国的犹太人)的地方,永远成为绝望的呐喊和对人类的警示 »
这句话给我留下了很多印象,它充满了准确性。
导游给我们介绍了很多关于纳粹的生活状况、使用的词汇。他总能说得头头是道,表情严肃,但不毛躁。总之,他是完美的。 我们坐班车回去,去奥斯维辛博物馆拿JB的背包,然后我们带着沉重的心情坐第一班车回克拉科夫。
参观后,大家都很受启发。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觉得这是偷窥。导游给我们讲的内容中,有很多尊重,在场的游客对这个地方、对受害者都很尊重。没有自拍,只有纪录片式的照片。许多以色列游客的到场更增加了这一情绪。
如果我们拍照,也不是为了显示 »你看,我们在那里 »,而是像牌匾上说的那样,这一切都留在记忆中,作为一种 »警示« 。这3小时30分的访问,我们都深受影响,身心俱疲。一切都是玩世不恭的恶毒手段,从打击受害者的士气,到让他们成为奴隶,再到让他们自掏腰包买火车票去死……甚至在他们死后,抢走他们的一切。怎么会变成这样?

第二部分:实用技巧

如果您喜欢通过组织,您可以 在这里预订 Civitatis的法语旅游(37.3欧元/人),从克拉科夫出发。

交通运输

乘坐火车(从博物馆步行25分钟即可到达)或公交车(在博物馆前下车)。两者均从克拉科夫的Glowny站出发。
火车或巴士/人15兹罗提。

门票

提前购买门票(2-3天前):http://visit.auschwitz.org/?lang=en。
选择
个人访问
为有教育者组织团体旅游的个人或没有教育者的个人组织参观。
然后是3.5小时的综合游览(如果你想听法语)。价格:45兹罗提/人
这包括奥斯维辛和比克瑙的导游。
其实,如果法国游的门票卖完了,就在法国游的同时,随便选一个;然后跟他们一起去。导游不计算团队中的人数。
也有一些游客因为喜欢花更多的时间自己探索博物馆而离团,这是很有可能的。出了博物馆,乘坐免费班车就可以参观伯肯诺。
不要在 4月20日、21日和22日来奥斯威辛,因为这些日子是留给集中营幸存者及其家属参观的。

这次访问

有些东西可能会让你感到震惊:这些建筑是重建的,旅游方面(在奥斯维辛附近卖书、明信片、餐馆)。如果嫌麻烦,可以坐班车直接去伯克瑙。不过,真正的毒气室和烘炉只有在奥斯维辛才有可能参观。
我真的很推荐大家去参观,哪怕是情感上的。
我建议你用一整天的时间来做这件事,因为之后你的脑袋就会被其他事情完全占据。
你喜欢这篇文章吗? 在这里找到我们所有 关于波兰的文章

Laisser un commentaire

Votre adresse e-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. Les champs obligatoires sont indiqués avec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