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格拉纳达学习西班牙语(尼加拉瓜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我是绝对的散养鸡迷(越南鸡是世界上最好的鸡,我没去过越南很久),所以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养殖的问题,给鸡吃的食物等等,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养殖新的散养鸡,因为一年后鸡就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养了新的农家鸡,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,农家鸡的个头已经很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这样她就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,至少可以让她喂养它们的食物都有利润(它们吃的比我好吧)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我的老师住在乡下,那里似乎是一个小天堂。在西班牙语课外,她养了两种鸡:手工polo(很小的,在市场上卖的是未冷冻的,已经杀好的)和polo indio(农场鸡,卖的是活鸡)。在肉店,你能找到的多是工业鸡,冷冻的,根本不好吃。

我是绝对的散养鸡迷(越南鸡是世界上最好的鸡,我没去过越南很久),所以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养殖的问题,给鸡吃的食物等等,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养殖新的散养鸡,因为一年后鸡就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养了新的农家鸡,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,农家鸡的个头已经很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这样她就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,至少可以让她喂养它们的食物都有利润(它们吃的比我好吧)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我们在课堂上讲什么?

我的老师住在乡下,那里似乎是一个小天堂。在西班牙语课外,她养了两种鸡:手工polo(很小的,在市场上卖的是未冷冻的,已经杀好的)和polo indio(农场鸡,卖的是活鸡)。在肉店,你能找到的多是工业鸡,冷冻的,根本不好吃。

我是绝对的散养鸡迷(越南鸡是世界上最好的鸡,我没去过越南很久),所以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养殖的问题,给鸡吃的食物等等,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养殖新的散养鸡,因为一年后鸡就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养了新的农家鸡,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,农家鸡的个头已经很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这样她就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,至少可以让她喂养它们的食物都有利润(它们吃的比我好吧)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在4个小时的课堂上,我们交替进行动词连词法(现在、过去、将来、不完全)和讨论(用不用新学的动词)。特别是在这个场合,我习惯了西语的声音,并向他提出了我想知道的关于尼加拉瓜的所有问题。

我们在课堂上讲什么?

我的老师住在乡下,那里似乎是一个小天堂。在西班牙语课外,她养了两种鸡:手工polo(很小的,在市场上卖的是未冷冻的,已经杀好的)和polo indio(农场鸡,卖的是活鸡)。在肉店,你能找到的多是工业鸡,冷冻的,根本不好吃。

我是绝对的散养鸡迷(越南鸡是世界上最好的鸡,我没去过越南很久),所以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养殖的问题,给鸡吃的食物等等,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养殖新的散养鸡,因为一年后鸡就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养了新的农家鸡,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,农家鸡的个头已经很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这样她就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,至少可以让她喂养它们的食物都有利润(它们吃的比我好吧)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不过还好我的老师口齿伶俐,说话慢条斯理,对所有字母的发音都很仔细。至少它给人一种进步的印象–因为她是我唯一能听懂的尼加拉瓜人之一啊哈哈哈。

在4个小时的课堂上,我们交替进行动词连词法(现在、过去、将来、不完全)和讨论(用不用新学的动词)。特别是在这个场合,我习惯了西语的声音,并向他提出了我想知道的关于尼加拉瓜的所有问题。

我们在课堂上讲什么?

我的老师住在乡下,那里似乎是一个小天堂。在西班牙语课外,她养了两种鸡:手工polo(很小的,在市场上卖的是未冷冻的,已经杀好的)和polo indio(农场鸡,卖的是活鸡)。在肉店,你能找到的多是工业鸡,冷冻的,根本不好吃。

我是绝对的散养鸡迷(越南鸡是世界上最好的鸡,我没去过越南很久),所以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养殖的问题,给鸡吃的食物等等,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养殖新的散养鸡,因为一年后鸡就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养了新的农家鸡,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,农家鸡的个头已经很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这样她就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,至少可以让她喂养它们的食物都有利润(它们吃的比我好吧)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习惯了哥伦比亚口音的我,在尼加拉瓜的头几天有点惊讶,因为他们说话的音调比哥伦比亚人高了三分之一的八度,而且有些s不发音(末尾的s:如más o menos变成了ma o meno)。而且他们的表达能力似乎不如哥伦比亚人。由于不太习惯见到游客,他们也就不那么努力了。

不过还好我的老师口齿伶俐,说话慢条斯理,对所有字母的发音都很仔细。至少它给人一种进步的印象–因为她是我唯一能听懂的尼加拉瓜人之一啊哈哈哈。

在4个小时的课堂上,我们交替进行动词连词法(现在、过去、将来、不完全)和讨论(用不用新学的动词)。特别是在这个场合,我习惯了西语的声音,并向他提出了我想知道的关于尼加拉瓜的所有问题。

我们在课堂上讲什么?

我的老师住在乡下,那里似乎是一个小天堂。在西班牙语课外,她养了两种鸡:手工polo(很小的,在市场上卖的是未冷冻的,已经杀好的)和polo indio(农场鸡,卖的是活鸡)。在肉店,你能找到的多是工业鸡,冷冻的,根本不好吃。

我是绝对的散养鸡迷(越南鸡是世界上最好的鸡,我没去过越南很久),所以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养殖的问题,给鸡吃的食物等等,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养殖新的散养鸡,因为一年后鸡就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养了新的农家鸡,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,农家鸡的个头已经很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这样她就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,至少可以让她喂养它们的食物都有利润(它们吃的比我好吧)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尼加拉瓜语

习惯了哥伦比亚口音的我,在尼加拉瓜的头几天有点惊讶,因为他们说话的音调比哥伦比亚人高了三分之一的八度,而且有些s不发音(末尾的s:如más o menos变成了ma o meno)。而且他们的表达能力似乎不如哥伦比亚人。由于不太习惯见到游客,他们也就不那么努力了。

不过还好我的老师口齿伶俐,说话慢条斯理,对所有字母的发音都很仔细。至少它给人一种进步的印象–因为她是我唯一能听懂的尼加拉瓜人之一啊哈哈哈。

在4个小时的课堂上,我们交替进行动词连词法(现在、过去、将来、不完全)和讨论(用不用新学的动词)。特别是在这个场合,我习惯了西语的声音,并向他提出了我想知道的关于尼加拉瓜的所有问题。

我们在课堂上讲什么?

我的老师住在乡下,那里似乎是一个小天堂。在西班牙语课外,她养了两种鸡:手工polo(很小的,在市场上卖的是未冷冻的,已经杀好的)和polo indio(农场鸡,卖的是活鸡)。在肉店,你能找到的多是工业鸡,冷冻的,根本不好吃。

我是绝对的散养鸡迷(越南鸡是世界上最好的鸡,我没去过越南很久),所以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养殖的问题,给鸡吃的食物等等,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养殖新的散养鸡,因为一年后鸡就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养了新的农家鸡,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,农家鸡的个头已经很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这样她就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,至少可以让她喂养它们的食物都有利润(它们吃的比我好吧)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由于JB不上课,而我的课又分散在这里和那里,所以我们只需为我支付20个小时的课时费;而住在别的地方(10欧元/天的双人间),也比较方便。我的5天课程分布在2周内,让我在工作之余,还可以参观格拉纳达的周边环境。

尼加拉瓜语

习惯了哥伦比亚口音的我,在尼加拉瓜的头几天有点惊讶,因为他们说话的音调比哥伦比亚人高了三分之一的八度,而且有些s不发音(末尾的s:如más o menos变成了ma o meno)。而且他们的表达能力似乎不如哥伦比亚人。由于不太习惯见到游客,他们也就不那么努力了。

不过还好我的老师口齿伶俐,说话慢条斯理,对所有字母的发音都很仔细。至少它给人一种进步的印象–因为她是我唯一能听懂的尼加拉瓜人之一啊哈哈哈。

在4个小时的课堂上,我们交替进行动词连词法(现在、过去、将来、不完全)和讨论(用不用新学的动词)。特别是在这个场合,我习惯了西语的声音,并向他提出了我想知道的关于尼加拉瓜的所有问题。

我们在课堂上讲什么?

我的老师住在乡下,那里似乎是一个小天堂。在西班牙语课外,她养了两种鸡:手工polo(很小的,在市场上卖的是未冷冻的,已经杀好的)和polo indio(农场鸡,卖的是活鸡)。在肉店,你能找到的多是工业鸡,冷冻的,根本不好吃。

我是绝对的散养鸡迷(越南鸡是世界上最好的鸡,我没去过越南很久),所以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养殖的问题,给鸡吃的食物等等,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养殖新的散养鸡,因为一年后鸡就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养了新的农家鸡,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,农家鸡的个头已经很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这样她就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,至少可以让她喂养它们的食物都有利润(它们吃的比我好吧)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的 »完全沉浸式 »报价非常有趣,因为每周只需多付100美元,就能得到一间私人房间和全餐。这是一个很好的交易,尤其是格拉纳达到处都是高价餐厅。

由于JB不上课,而我的课又分散在这里和那里,所以我们只需为我支付20个小时的课时费;而住在别的地方(10欧元/天的双人间),也比较方便。我的5天课程分布在2周内,让我在工作之余,还可以参观格拉纳达的周边环境。

尼加拉瓜语

习惯了哥伦比亚口音的我,在尼加拉瓜的头几天有点惊讶,因为他们说话的音调比哥伦比亚人高了三分之一的八度,而且有些s不发音(末尾的s:如más o menos变成了ma o meno)。而且他们的表达能力似乎不如哥伦比亚人。由于不太习惯见到游客,他们也就不那么努力了。

不过还好我的老师口齿伶俐,说话慢条斯理,对所有字母的发音都很仔细。至少它给人一种进步的印象–因为她是我唯一能听懂的尼加拉瓜人之一啊哈哈哈。

在4个小时的课堂上,我们交替进行动词连词法(现在、过去、将来、不完全)和讨论(用不用新学的动词)。特别是在这个场合,我习惯了西语的声音,并向他提出了我想知道的关于尼加拉瓜的所有问题。

我们在课堂上讲什么?

我的老师住在乡下,那里似乎是一个小天堂。在西班牙语课外,她养了两种鸡:手工polo(很小的,在市场上卖的是未冷冻的,已经杀好的)和polo indio(农场鸡,卖的是活鸡)。在肉店,你能找到的多是工业鸡,冷冻的,根本不好吃。

我是绝对的散养鸡迷(越南鸡是世界上最好的鸡,我没去过越南很久),所以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养殖的问题,给鸡吃的食物等等,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养殖新的散养鸡,因为一年后鸡就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养了新的农家鸡,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,农家鸡的个头已经很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这样她就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,至少可以让她喂养它们的食物都有利润(它们吃的比我好吧)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的 »完全沉浸式 »报价非常有趣,因为每周只需多付100美元,就能得到一间私人房间和全餐。这是一个很好的交易,尤其是格拉纳达到处都是高价餐厅。

由于JB不上课,而我的课又分散在这里和那里,所以我们只需为我支付20个小时的课时费;而住在别的地方(10欧元/天的双人间),也比较方便。我的5天课程分布在2周内,让我在工作之余,还可以参观格拉纳达的周边环境。

尼加拉瓜语

习惯了哥伦比亚口音的我,在尼加拉瓜的头几天有点惊讶,因为他们说话的音调比哥伦比亚人高了三分之一的八度,而且有些s不发音(末尾的s:如más o menos变成了ma o meno)。而且他们的表达能力似乎不如哥伦比亚人。由于不太习惯见到游客,他们也就不那么努力了。

不过还好我的老师口齿伶俐,说话慢条斯理,对所有字母的发音都很仔细。至少它给人一种进步的印象–因为她是我唯一能听懂的尼加拉瓜人之一啊哈哈哈。

在4个小时的课堂上,我们交替进行动词连词法(现在、过去、将来、不完全)和讨论(用不用新学的动词)。特别是在这个场合,我习惯了西语的声音,并向他提出了我想知道的关于尼加拉瓜的所有问题。

我们在课堂上讲什么?

我的老师住在乡下,那里似乎是一个小天堂。在西班牙语课外,她养了两种鸡:手工polo(很小的,在市场上卖的是未冷冻的,已经杀好的)和polo indio(农场鸡,卖的是活鸡)。在肉店,你能找到的多是工业鸡,冷冻的,根本不好吃。

我是绝对的散养鸡迷(越南鸡是世界上最好的鸡,我没去过越南很久),所以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养殖的问题,给鸡吃的食物等等,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养殖新的散养鸡,因为一年后鸡就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养了新的农家鸡,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,农家鸡的个头已经很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这样她就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,至少可以让她喂养它们的食物都有利润(它们吃的比我好吧)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大多数学校提供的价格是« 仅课程 »« 完全沉浸 »,即你住在一个家庭旅馆–通常是和一个只会说西班牙语的人一起,全寄宿(或不寄宿)。

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的 »完全沉浸式 »报价非常有趣,因为每周只需多付100美元,就能得到一间私人房间和全餐。这是一个很好的交易,尤其是格拉纳达到处都是高价餐厅。

由于JB不上课,而我的课又分散在这里和那里,所以我们只需为我支付20个小时的课时费;而住在别的地方(10欧元/天的双人间),也比较方便。我的5天课程分布在2周内,让我在工作之余,还可以参观格拉纳达的周边环境。

尼加拉瓜语

习惯了哥伦比亚口音的我,在尼加拉瓜的头几天有点惊讶,因为他们说话的音调比哥伦比亚人高了三分之一的八度,而且有些s不发音(末尾的s:如más o menos变成了ma o meno)。而且他们的表达能力似乎不如哥伦比亚人。由于不太习惯见到游客,他们也就不那么努力了。

不过还好我的老师口齿伶俐,说话慢条斯理,对所有字母的发音都很仔细。至少它给人一种进步的印象–因为她是我唯一能听懂的尼加拉瓜人之一啊哈哈哈。

在4个小时的课堂上,我们交替进行动词连词法(现在、过去、将来、不完全)和讨论(用不用新学的动词)。特别是在这个场合,我习惯了西语的声音,并向他提出了我想知道的关于尼加拉瓜的所有问题。

我们在课堂上讲什么?

我的老师住在乡下,那里似乎是一个小天堂。在西班牙语课外,她养了两种鸡:手工polo(很小的,在市场上卖的是未冷冻的,已经杀好的)和polo indio(农场鸡,卖的是活鸡)。在肉店,你能找到的多是工业鸡,冷冻的,根本不好吃。

我是绝对的散养鸡迷(越南鸡是世界上最好的鸡,我没去过越南很久),所以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养殖的问题,给鸡吃的食物等等,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养殖新的散养鸡,因为一年后鸡就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养了新的农家鸡,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,农家鸡的个头已经很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这样她就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,至少可以让她喂养它们的食物都有利润(它们吃的比我好吧)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在拉丁美洲,他们喜欢每天提供4个小时的课程(如果学生非常积极,可以达到6个小时/天),并且经常出售20个小时的课程包–相当于5天的课程。当然,你可以每天上2到3个小时的课–但这可能过的太快了。

大多数学校提供的价格是« 仅课程 »« 完全沉浸 »,即你住在一个家庭旅馆–通常是和一个只会说西班牙语的人一起,全寄宿(或不寄宿)。

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的 »完全沉浸式 »报价非常有趣,因为每周只需多付100美元,就能得到一间私人房间和全餐。这是一个很好的交易,尤其是格拉纳达到处都是高价餐厅。

由于JB不上课,而我的课又分散在这里和那里,所以我们只需为我支付20个小时的课时费;而住在别的地方(10欧元/天的双人间),也比较方便。我的5天课程分布在2周内,让我在工作之余,还可以参观格拉纳达的周边环境。

尼加拉瓜语

习惯了哥伦比亚口音的我,在尼加拉瓜的头几天有点惊讶,因为他们说话的音调比哥伦比亚人高了三分之一的八度,而且有些s不发音(末尾的s:如más o menos变成了ma o meno)。而且他们的表达能力似乎不如哥伦比亚人。由于不太习惯见到游客,他们也就不那么努力了。

不过还好我的老师口齿伶俐,说话慢条斯理,对所有字母的发音都很仔细。至少它给人一种进步的印象–因为她是我唯一能听懂的尼加拉瓜人之一啊哈哈哈。

在4个小时的课堂上,我们交替进行动词连词法(现在、过去、将来、不完全)和讨论(用不用新学的动词)。特别是在这个场合,我习惯了西语的声音,并向他提出了我想知道的关于尼加拉瓜的所有问题。

我们在课堂上讲什么?

我的老师住在乡下,那里似乎是一个小天堂。在西班牙语课外,她养了两种鸡:手工polo(很小的,在市场上卖的是未冷冻的,已经杀好的)和polo indio(农场鸡,卖的是活鸡)。在肉店,你能找到的多是工业鸡,冷冻的,根本不好吃。

我是绝对的散养鸡迷(越南鸡是世界上最好的鸡,我没去过越南很久),所以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养殖的问题,给鸡吃的食物等等,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养殖新的散养鸡,因为一年后鸡就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养了新的农家鸡,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,农家鸡的个头已经很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这样她就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,至少可以让她喂养它们的食物都有利润(它们吃的比我好吧)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没有这样的教室,我坐在大走廊里,旁边是一个绿色的小花园,但这样更好–因为有一点风(+风扇),花园很好。唯一的缺点就是蚊子,但是当蚊子太凶猛的时候,老师就会亲自给我一个防蚊产品啊哈哈。

在拉丁美洲,他们喜欢每天提供4个小时的课程(如果学生非常积极,可以达到6个小时/天),并且经常出售20个小时的课程包–相当于5天的课程。当然,你可以每天上2到3个小时的课–但这可能过的太快了。

大多数学校提供的价格是« 仅课程 »« 完全沉浸 »,即你住在一个家庭旅馆–通常是和一个只会说西班牙语的人一起,全寄宿(或不寄宿)。

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的 »完全沉浸式 »报价非常有趣,因为每周只需多付100美元,就能得到一间私人房间和全餐。这是一个很好的交易,尤其是格拉纳达到处都是高价餐厅。

由于JB不上课,而我的课又分散在这里和那里,所以我们只需为我支付20个小时的课时费;而住在别的地方(10欧元/天的双人间),也比较方便。我的5天课程分布在2周内,让我在工作之余,还可以参观格拉纳达的周边环境。

尼加拉瓜语

习惯了哥伦比亚口音的我,在尼加拉瓜的头几天有点惊讶,因为他们说话的音调比哥伦比亚人高了三分之一的八度,而且有些s不发音(末尾的s:如más o menos变成了ma o meno)。而且他们的表达能力似乎不如哥伦比亚人。由于不太习惯见到游客,他们也就不那么努力了。

不过还好我的老师口齿伶俐,说话慢条斯理,对所有字母的发音都很仔细。至少它给人一种进步的印象–因为她是我唯一能听懂的尼加拉瓜人之一啊哈哈哈。

在4个小时的课堂上,我们交替进行动词连词法(现在、过去、将来、不完全)和讨论(用不用新学的动词)。特别是在这个场合,我习惯了西语的声音,并向他提出了我想知道的关于尼加拉瓜的所有问题。

我们在课堂上讲什么?

我的老师住在乡下,那里似乎是一个小天堂。在西班牙语课外,她养了两种鸡:手工polo(很小的,在市场上卖的是未冷冻的,已经杀好的)和polo indio(农场鸡,卖的是活鸡)。在肉店,你能找到的多是工业鸡,冷冻的,根本不好吃。

我是绝对的散养鸡迷(越南鸡是世界上最好的鸡,我没去过越南很久),所以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养殖的问题,给鸡吃的食物等等,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养殖新的散养鸡,因为一年后鸡就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养了新的农家鸡,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,农家鸡的个头已经很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这样她就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,至少可以让她喂养它们的食物都有利润(它们吃的比我好吧)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没有这样的教室,我坐在大走廊里,旁边是一个绿色的小花园,但这样更好–因为有一点风(+风扇),花园很好。唯一的缺点就是蚊子,但是当蚊子太凶猛的时候,老师就会亲自给我一个防蚊产品啊哈哈。

在拉丁美洲,他们喜欢每天提供4个小时的课程(如果学生非常积极,可以达到6个小时/天),并且经常出售20个小时的课程包–相当于5天的课程。当然,你可以每天上2到3个小时的课–但这可能过的太快了。

大多数学校提供的价格是« 仅课程 »« 完全沉浸 »,即你住在一个家庭旅馆–通常是和一个只会说西班牙语的人一起,全寄宿(或不寄宿)。

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的 »完全沉浸式 »报价非常有趣,因为每周只需多付100美元,就能得到一间私人房间和全餐。这是一个很好的交易,尤其是格拉纳达到处都是高价餐厅。

由于JB不上课,而我的课又分散在这里和那里,所以我们只需为我支付20个小时的课时费;而住在别的地方(10欧元/天的双人间),也比较方便。我的5天课程分布在2周内,让我在工作之余,还可以参观格拉纳达的周边环境。

尼加拉瓜语

习惯了哥伦比亚口音的我,在尼加拉瓜的头几天有点惊讶,因为他们说话的音调比哥伦比亚人高了三分之一的八度,而且有些s不发音(末尾的s:如más o menos变成了ma o meno)。而且他们的表达能力似乎不如哥伦比亚人。由于不太习惯见到游客,他们也就不那么努力了。

不过还好我的老师口齿伶俐,说话慢条斯理,对所有字母的发音都很仔细。至少它给人一种进步的印象–因为她是我唯一能听懂的尼加拉瓜人之一啊哈哈哈。

在4个小时的课堂上,我们交替进行动词连词法(现在、过去、将来、不完全)和讨论(用不用新学的动词)。特别是在这个场合,我习惯了西语的声音,并向他提出了我想知道的关于尼加拉瓜的所有问题。

我们在课堂上讲什么?

我的老师住在乡下,那里似乎是一个小天堂。在西班牙语课外,她养了两种鸡:手工polo(很小的,在市场上卖的是未冷冻的,已经杀好的)和polo indio(农场鸡,卖的是活鸡)。在肉店,你能找到的多是工业鸡,冷冻的,根本不好吃。

我是绝对的散养鸡迷(越南鸡是世界上最好的鸡,我没去过越南很久),所以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养殖的问题,给鸡吃的食物等等,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养殖新的散养鸡,因为一年后鸡就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养了新的农家鸡,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,农家鸡的个头已经很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这样她就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,至少可以让她喂养它们的食物都有利润(它们吃的比我好吧)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格拉纳达有好几所学校,但我更喜欢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的环境:上课地点在巧克力大厦。作为一个学生,我在那里可以享受一切9折优惠(按摩、游泳池、咖啡……):D。

没有这样的教室,我坐在大走廊里,旁边是一个绿色的小花园,但这样更好–因为有一点风(+风扇),花园很好。唯一的缺点就是蚊子,但是当蚊子太凶猛的时候,老师就会亲自给我一个防蚊产品啊哈哈。

在拉丁美洲,他们喜欢每天提供4个小时的课程(如果学生非常积极,可以达到6个小时/天),并且经常出售20个小时的课程包–相当于5天的课程。当然,你可以每天上2到3个小时的课–但这可能过的太快了。

大多数学校提供的价格是« 仅课程 »« 完全沉浸 »,即你住在一个家庭旅馆–通常是和一个只会说西班牙语的人一起,全寄宿(或不寄宿)。

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的 »完全沉浸式 »报价非常有趣,因为每周只需多付100美元,就能得到一间私人房间和全餐。这是一个很好的交易,尤其是格拉纳达到处都是高价餐厅。

由于JB不上课,而我的课又分散在这里和那里,所以我们只需为我支付20个小时的课时费;而住在别的地方(10欧元/天的双人间),也比较方便。我的5天课程分布在2周内,让我在工作之余,还可以参观格拉纳达的周边环境。

尼加拉瓜语

习惯了哥伦比亚口音的我,在尼加拉瓜的头几天有点惊讶,因为他们说话的音调比哥伦比亚人高了三分之一的八度,而且有些s不发音(末尾的s:如más o menos变成了ma o meno)。而且他们的表达能力似乎不如哥伦比亚人。由于不太习惯见到游客,他们也就不那么努力了。

不过还好我的老师口齿伶俐,说话慢条斯理,对所有字母的发音都很仔细。至少它给人一种进步的印象–因为她是我唯一能听懂的尼加拉瓜人之一啊哈哈哈。

在4个小时的课堂上,我们交替进行动词连词法(现在、过去、将来、不完全)和讨论(用不用新学的动词)。特别是在这个场合,我习惯了西语的声音,并向他提出了我想知道的关于尼加拉瓜的所有问题。

我们在课堂上讲什么?

我的老师住在乡下,那里似乎是一个小天堂。在西班牙语课外,她养了两种鸡:手工polo(很小的,在市场上卖的是未冷冻的,已经杀好的)和polo indio(农场鸡,卖的是活鸡)。在肉店,你能找到的多是工业鸡,冷冻的,根本不好吃。

我是绝对的散养鸡迷(越南鸡是世界上最好的鸡,我没去过越南很久),所以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养殖的问题,给鸡吃的食物等等,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养殖新的散养鸡,因为一年后鸡就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养了新的农家鸡,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,农家鸡的个头已经很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这样她就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,至少可以让她喂养它们的食物都有利润(它们吃的比我好吧)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

格拉纳达有好几所学校,但我更喜欢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的环境:上课地点在巧克力大厦。作为一个学生,我在那里可以享受一切9折优惠(按摩、游泳池、咖啡……):D。

没有这样的教室,我坐在大走廊里,旁边是一个绿色的小花园,但这样更好–因为有一点风(+风扇),花园很好。唯一的缺点就是蚊子,但是当蚊子太凶猛的时候,老师就会亲自给我一个防蚊产品啊哈哈。

在拉丁美洲,他们喜欢每天提供4个小时的课程(如果学生非常积极,可以达到6个小时/天),并且经常出售20个小时的课程包–相当于5天的课程。当然,你可以每天上2到3个小时的课–但这可能过的太快了。

大多数学校提供的价格是« 仅课程 »« 完全沉浸 »,即你住在一个家庭旅馆–通常是和一个只会说西班牙语的人一起,全寄宿(或不寄宿)。

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的 »完全沉浸式 »报价非常有趣,因为每周只需多付100美元,就能得到一间私人房间和全餐。这是一个很好的交易,尤其是格拉纳达到处都是高价餐厅。

由于JB不上课,而我的课又分散在这里和那里,所以我们只需为我支付20个小时的课时费;而住在别的地方(10欧元/天的双人间),也比较方便。我的5天课程分布在2周内,让我在工作之余,还可以参观格拉纳达的周边环境。

尼加拉瓜语

习惯了哥伦比亚口音的我,在尼加拉瓜的头几天有点惊讶,因为他们说话的音调比哥伦比亚人高了三分之一的八度,而且有些s不发音(末尾的s:如más o menos变成了ma o meno)。而且他们的表达能力似乎不如哥伦比亚人。由于不太习惯见到游客,他们也就不那么努力了。

不过还好我的老师口齿伶俐,说话慢条斯理,对所有字母的发音都很仔细。至少它给人一种进步的印象–因为她是我唯一能听懂的尼加拉瓜人之一啊哈哈哈。

在4个小时的课堂上,我们交替进行动词连词法(现在、过去、将来、不完全)和讨论(用不用新学的动词)。特别是在这个场合,我习惯了西语的声音,并向他提出了我想知道的关于尼加拉瓜的所有问题。

我们在课堂上讲什么?

我的老师住在乡下,那里似乎是一个小天堂。在西班牙语课外,她养了两种鸡:手工polo(很小的,在市场上卖的是未冷冻的,已经杀好的)和polo indio(农场鸡,卖的是活鸡)。在肉店,你能找到的多是工业鸡,冷冻的,根本不好吃。

我是绝对的散养鸡迷(越南鸡是世界上最好的鸡,我没去过越南很久),所以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养殖的问题,给鸡吃的食物等等,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养殖新的散养鸡,因为一年后鸡就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养了新的农家鸡,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,农家鸡的个头已经很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这样她就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,至少可以让她喂养它们的食物都有利润(它们吃的比我好吧)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但在我们现在所在的格拉纳达(尼加拉瓜),收费标准是拉丁美洲最便宜的,即6美元/小时(私人课程),就像在 苏克雷(玻利维亚)一样,所以我签了名,尽管我们的逗留时间相当短,而且我的日程很忙。

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

格拉纳达有好几所学校,但我更喜欢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的环境:上课地点在巧克力大厦。作为一个学生,我在那里可以享受一切9折优惠(按摩、游泳池、咖啡……):D。

没有这样的教室,我坐在大走廊里,旁边是一个绿色的小花园,但这样更好–因为有一点风(+风扇),花园很好。唯一的缺点就是蚊子,但是当蚊子太凶猛的时候,老师就会亲自给我一个防蚊产品啊哈哈。

在拉丁美洲,他们喜欢每天提供4个小时的课程(如果学生非常积极,可以达到6个小时/天),并且经常出售20个小时的课程包–相当于5天的课程。当然,你可以每天上2到3个小时的课–但这可能过的太快了。

大多数学校提供的价格是« 仅课程 »« 完全沉浸 »,即你住在一个家庭旅馆–通常是和一个只会说西班牙语的人一起,全寄宿(或不寄宿)。

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的 »完全沉浸式 »报价非常有趣,因为每周只需多付100美元,就能得到一间私人房间和全餐。这是一个很好的交易,尤其是格拉纳达到处都是高价餐厅。

由于JB不上课,而我的课又分散在这里和那里,所以我们只需为我支付20个小时的课时费;而住在别的地方(10欧元/天的双人间),也比较方便。我的5天课程分布在2周内,让我在工作之余,还可以参观格拉纳达的周边环境。

尼加拉瓜语

习惯了哥伦比亚口音的我,在尼加拉瓜的头几天有点惊讶,因为他们说话的音调比哥伦比亚人高了三分之一的八度,而且有些s不发音(末尾的s:如más o menos变成了ma o meno)。而且他们的表达能力似乎不如哥伦比亚人。由于不太习惯见到游客,他们也就不那么努力了。

不过还好我的老师口齿伶俐,说话慢条斯理,对所有字母的发音都很仔细。至少它给人一种进步的印象–因为她是我唯一能听懂的尼加拉瓜人之一啊哈哈哈。

在4个小时的课堂上,我们交替进行动词连词法(现在、过去、将来、不完全)和讨论(用不用新学的动词)。特别是在这个场合,我习惯了西语的声音,并向他提出了我想知道的关于尼加拉瓜的所有问题。

我们在课堂上讲什么?

我的老师住在乡下,那里似乎是一个小天堂。在西班牙语课外,她养了两种鸡:手工polo(很小的,在市场上卖的是未冷冻的,已经杀好的)和polo indio(农场鸡,卖的是活鸡)。在肉店,你能找到的多是工业鸡,冷冻的,根本不好吃。

我是绝对的散养鸡迷(越南鸡是世界上最好的鸡,我没去过越南很久),所以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养殖的问题,给鸡吃的食物等等,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养殖新的散养鸡,因为一年后鸡就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养了新的农家鸡,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,农家鸡的个头已经很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这样她就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,至少可以让她喂养它们的食物都有利润(它们吃的比我好吧)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因此,进步要靠我。随着我作为一个 数字游牧民族的活动(谋生),西班牙语是……怎么说呢,我的第N个优先事项。我意识到我失去了很多词汇量,我的口语理解能力是灾难性的,尽管我们在第一次世界巡回演出后,在 塞维利亚哥伦比亚逗留。我问了一下哥伦比亚的西班牙语课程,价格很让人望而却步(12美元/小时–私人课程)。

但在我们现在所在的格拉纳达(尼加拉瓜),收费标准是拉丁美洲最便宜的,即6美元/小时(私人课程),就像在 苏克雷(玻利维亚)一样,所以我签了名,尽管我们的逗留时间相当短,而且我的日程很忙。

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

格拉纳达有好几所学校,但我更喜欢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的环境:上课地点在巧克力大厦。作为一个学生,我在那里可以享受一切9折优惠(按摩、游泳池、咖啡……):D。

没有这样的教室,我坐在大走廊里,旁边是一个绿色的小花园,但这样更好–因为有一点风(+风扇),花园很好。唯一的缺点就是蚊子,但是当蚊子太凶猛的时候,老师就会亲自给我一个防蚊产品啊哈哈。

在拉丁美洲,他们喜欢每天提供4个小时的课程(如果学生非常积极,可以达到6个小时/天),并且经常出售20个小时的课程包–相当于5天的课程。当然,你可以每天上2到3个小时的课–但这可能过的太快了。

大多数学校提供的价格是« 仅课程 »« 完全沉浸 »,即你住在一个家庭旅馆–通常是和一个只会说西班牙语的人一起,全寄宿(或不寄宿)。

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的 »完全沉浸式 »报价非常有趣,因为每周只需多付100美元,就能得到一间私人房间和全餐。这是一个很好的交易,尤其是格拉纳达到处都是高价餐厅。

由于JB不上课,而我的课又分散在这里和那里,所以我们只需为我支付20个小时的课时费;而住在别的地方(10欧元/天的双人间),也比较方便。我的5天课程分布在2周内,让我在工作之余,还可以参观格拉纳达的周边环境。

尼加拉瓜语

习惯了哥伦比亚口音的我,在尼加拉瓜的头几天有点惊讶,因为他们说话的音调比哥伦比亚人高了三分之一的八度,而且有些s不发音(末尾的s:如más o menos变成了ma o meno)。而且他们的表达能力似乎不如哥伦比亚人。由于不太习惯见到游客,他们也就不那么努力了。

不过还好我的老师口齿伶俐,说话慢条斯理,对所有字母的发音都很仔细。至少它给人一种进步的印象–因为她是我唯一能听懂的尼加拉瓜人之一啊哈哈哈。

在4个小时的课堂上,我们交替进行动词连词法(现在、过去、将来、不完全)和讨论(用不用新学的动词)。特别是在这个场合,我习惯了西语的声音,并向他提出了我想知道的关于尼加拉瓜的所有问题。

我们在课堂上讲什么?

我的老师住在乡下,那里似乎是一个小天堂。在西班牙语课外,她养了两种鸡:手工polo(很小的,在市场上卖的是未冷冻的,已经杀好的)和polo indio(农场鸡,卖的是活鸡)。在肉店,你能找到的多是工业鸡,冷冻的,根本不好吃。

我是绝对的散养鸡迷(越南鸡是世界上最好的鸡,我没去过越南很久),所以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养殖的问题,给鸡吃的食物等等,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养殖新的散养鸡,因为一年后鸡就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养了新的农家鸡,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,农家鸡的个头已经很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这样她就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,至少可以让她喂养它们的食物都有利润(它们吃的比我好吧)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自从 两年前我在 玻利维亚苏克雷学习了一周西班牙语后,我就再也没有上过任何西班牙语课。只有通过 我在这里提到的 应用程序来上课

因此,进步要靠我。随着我作为一个 数字游牧民族的活动(谋生),西班牙语是……怎么说呢,我的第N个优先事项。我意识到我失去了很多词汇量,我的口语理解能力是灾难性的,尽管我们在第一次世界巡回演出后,在 塞维利亚哥伦比亚逗留。我问了一下哥伦比亚的西班牙语课程,价格很让人望而却步(12美元/小时–私人课程)。

但在我们现在所在的格拉纳达(尼加拉瓜),收费标准是拉丁美洲最便宜的,即6美元/小时(私人课程),就像在 苏克雷(玻利维亚)一样,所以我签了名,尽管我们的逗留时间相当短,而且我的日程很忙。

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

格拉纳达有好几所学校,但我更喜欢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的环境:上课地点在巧克力大厦。作为一个学生,我在那里可以享受一切9折优惠(按摩、游泳池、咖啡……):D。

没有这样的教室,我坐在大走廊里,旁边是一个绿色的小花园,但这样更好–因为有一点风(+风扇),花园很好。唯一的缺点就是蚊子,但是当蚊子太凶猛的时候,老师就会亲自给我一个防蚊产品啊哈哈。

在拉丁美洲,他们喜欢每天提供4个小时的课程(如果学生非常积极,可以达到6个小时/天),并且经常出售20个小时的课程包–相当于5天的课程。当然,你可以每天上2到3个小时的课–但这可能过的太快了。

大多数学校提供的价格是« 仅课程 »« 完全沉浸 »,即你住在一个家庭旅馆–通常是和一个只会说西班牙语的人一起,全寄宿(或不寄宿)。

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的 »完全沉浸式 »报价非常有趣,因为每周只需多付100美元,就能得到一间私人房间和全餐。这是一个很好的交易,尤其是格拉纳达到处都是高价餐厅。

由于JB不上课,而我的课又分散在这里和那里,所以我们只需为我支付20个小时的课时费;而住在别的地方(10欧元/天的双人间),也比较方便。我的5天课程分布在2周内,让我在工作之余,还可以参观格拉纳达的周边环境。

尼加拉瓜语

习惯了哥伦比亚口音的我,在尼加拉瓜的头几天有点惊讶,因为他们说话的音调比哥伦比亚人高了三分之一的八度,而且有些s不发音(末尾的s:如más o menos变成了ma o meno)。而且他们的表达能力似乎不如哥伦比亚人。由于不太习惯见到游客,他们也就不那么努力了。

不过还好我的老师口齿伶俐,说话慢条斯理,对所有字母的发音都很仔细。至少它给人一种进步的印象–因为她是我唯一能听懂的尼加拉瓜人之一啊哈哈哈。

在4个小时的课堂上,我们交替进行动词连词法(现在、过去、将来、不完全)和讨论(用不用新学的动词)。特别是在这个场合,我习惯了西语的声音,并向他提出了我想知道的关于尼加拉瓜的所有问题。

我们在课堂上讲什么?

我的老师住在乡下,那里似乎是一个小天堂。在西班牙语课外,她养了两种鸡:手工polo(很小的,在市场上卖的是未冷冻的,已经杀好的)和polo indio(农场鸡,卖的是活鸡)。在肉店,你能找到的多是工业鸡,冷冻的,根本不好吃。

我是绝对的散养鸡迷(越南鸡是世界上最好的鸡,我没去过越南很久),所以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养殖的问题,给鸡吃的食物等等,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养殖新的散养鸡,因为一年后鸡就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养了新的农家鸡,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,农家鸡的个头已经很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这样她就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,至少可以让她喂养它们的食物都有利润(它们吃的比我好吧)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自从 两年前我在 玻利维亚苏克雷学习了一周西班牙语后,我就再也没有上过任何西班牙语课。只有通过 我在这里提到的 应用程序来上课

因此,进步要靠我。随着我作为一个 数字游牧民族的活动(谋生),西班牙语是……怎么说呢,我的第N个优先事项。我意识到我失去了很多词汇量,我的口语理解能力是灾难性的,尽管我们在第一次世界巡回演出后,在 塞维利亚哥伦比亚逗留。我问了一下哥伦比亚的西班牙语课程,价格很让人望而却步(12美元/小时–私人课程)。

但在我们现在所在的格拉纳达(尼加拉瓜),收费标准是拉丁美洲最便宜的,即6美元/小时(私人课程),就像在 苏克雷(玻利维亚)一样,所以我签了名,尽管我们的逗留时间相当短,而且我的日程很忙。

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

格拉纳达有好几所学校,但我更喜欢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的环境:上课地点在巧克力大厦。作为一个学生,我在那里可以享受一切9折优惠(按摩、游泳池、咖啡……):D。

没有这样的教室,我坐在大走廊里,旁边是一个绿色的小花园,但这样更好–因为有一点风(+风扇),花园很好。唯一的缺点就是蚊子,但是当蚊子太凶猛的时候,老师就会亲自给我一个防蚊产品啊哈哈。

在拉丁美洲,他们喜欢每天提供4个小时的课程(如果学生非常积极,可以达到6个小时/天),并且经常出售20个小时的课程包–相当于5天的课程。当然,你可以每天上2到3个小时的课–但这可能过的太快了。

大多数学校提供的价格是« 仅课程 »« 完全沉浸 »,即你住在一个家庭旅馆–通常是和一个只会说西班牙语的人一起,全寄宿(或不寄宿)。

西班牙戴尔语言学校的 »完全沉浸式 »报价非常有趣,因为每周只需多付100美元,就能得到一间私人房间和全餐。这是一个很好的交易,尤其是格拉纳达到处都是高价餐厅。

由于JB不上课,而我的课又分散在这里和那里,所以我们只需为我支付20个小时的课时费;而住在别的地方(10欧元/天的双人间),也比较方便。我的5天课程分布在2周内,让我在工作之余,还可以参观格拉纳达的周边环境。

尼加拉瓜语

习惯了哥伦比亚口音的我,在尼加拉瓜的头几天有点惊讶,因为他们说话的音调比哥伦比亚人高了三分之一的八度,而且有些s不发音(末尾的s:如más o menos变成了ma o meno)。而且他们的表达能力似乎不如哥伦比亚人。由于不太习惯见到游客,他们也就不那么努力了。

不过还好我的老师口齿伶俐,说话慢条斯理,对所有字母的发音都很仔细。至少它给人一种进步的印象–因为她是我唯一能听懂的尼加拉瓜人之一啊哈哈哈。

在4个小时的课堂上,我们交替进行动词连词法(现在、过去、将来、不完全)和讨论(用不用新学的动词)。特别是在这个场合,我习惯了西语的声音,并向他提出了我想知道的关于尼加拉瓜的所有问题。

我们在课堂上讲什么?

我的老师住在乡下,那里似乎是一个小天堂。在西班牙语课外,她养了两种鸡:手工polo(很小的,在市场上卖的是未冷冻的,已经杀好的)和polo indio(农场鸡,卖的是活鸡)。在肉店,你能找到的多是工业鸡,冷冻的,根本不好吃。

我是绝对的散养鸡迷(越南鸡是世界上最好的鸡,我没去过越南很久),所以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养殖的问题,给鸡吃的食物等等,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养殖新的散养鸡,因为一年后鸡就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她告诉我,她在年初的时候就养了新的农家鸡,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,农家鸡的个头已经很大了,12月份就可以卖了。这样她就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格,至少可以让她喂养它们的食物都有利润(它们吃的比我好吧)。

这是尼加拉瓜圣诞节的必备菜。这种鸡一直都是活的卖,所以很新鲜。而在尼加拉瓜,每一个人,但绝对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如何杀鸡拔毛(我向你保证,我问了他好几次,怕理解不对)。

在我诧异的眼神面前,她告诉我,尼加拉瓜人什么都会做,尤其是马萨亚地区的人,会做华丽的手工艺品,用木头加工,做出来的桌子太漂亮了,还有很复杂的吊床,价格也不贵。

在国内,自来水一个月只流两三次。因此,它配备了一个巨大的封闭式水池,可以收集整个月的水。明明是用水桶洗澡(没有压力才有真正的淋浴),电费也很贵。低于一定的门槛,她要支付经济费率,但如果超过这个门槛,费率就会翻倍。所以,在尼加拉瓜,大家都很注意节约用电,只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会开灯。在格拉纳达,电费甚至比农村还要贵。所以很多酒店给我们两个价格:如果我们对房间里的风扇满意,就给一个很便宜的价格;如果我们想用空调,就给双倍的价格。

有一些收集雨水的项目–因为有些家庭太穷了,无法建造一个池塘。但雨水是藻类和蚊子的滋生地–因此一些项目正在帮助提供基础设施,为它们过滤雨水。

之前,在上世纪80年代,有一列火车,服务于大城市和小乡村。但由于内战和美国的禁运,它停止了工作。铁轨被偷了,要去小村庄,现在要坐2路公交车。在格拉纳达上学,我的老师要坐2辆公交车,这样每天来回要4个小时。如果再加上她要给学生上8个小时的课,那一天的时间就非常非常长了。

他的儿子获得了一笔小额奖学金,可以上计算机学校,但作为交换,他必须早上4点半起床赶校车去上课–校车早上7点开始。周六,他还要去酒店做义工,所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他的其他孩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,和所有尼加拉瓜孩子一样,在家里帮了很多忙,无论是打扫卫生、做饭还是种菜。她告诉我,这里没有 »王子 »和 »公主 »,大家都在工作。另一方面,按照惯例,父母要给每个孩子一块地作为遗产–而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尼加拉瓜妇女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:16-17岁,许多人都是单亲母亲,或者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,没有结婚。婚姻不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选择。而男人似乎很自由,通奸很常见。男女友谊似乎并不存在,所以单身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和尼加拉瓜人交朋友,女友们并不看好他们,他们经常吃醋,不理解这种柏拉图式的友谊观念。

尼加拉瓜有两种货币:科尔多瓦币和美元。进口的东西很多,而科尔多瓦的波动很大,所以人们更愿意用美元兑换。其实,在旅游饭店里,价格往往以美元标示,并以日费换算成科多巴。在银行门前的大街上,总有一些男人,衣着超差,但手里拿着一捆捆的可多巴和美元,这是他们版的兑换处。老师告诉我,这种 »兑换处 »是很安全的,况且,我们也见过很多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兑换钱。

我的意见

我喜欢上课的轻松氛围。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西班牙语,很累,但是一到那里,我就会恢复精力,玩得很开心,学到了东西,感觉比在课堂上更像在和人聊天。

我明明没有多少时间做作业,所以老师才不给我做。因为是下午上课,所以上午我就给自己2-3个小时的时间来复习上节课所学的内容,争取把所有的内容都记住。但这是相当困难的。3节课下来,我得学会280多个不规则动词的连词,其中有2/3我都不认识。

我真正喜欢的是她不让我犯错。即使我每隔3秒就要被纠正一次,她也毫不犹豫。她懂一点英语,但只用英语来解释一个词的意思–即使用西班牙语解释,我也听不懂。

这激励我继续上课,至少在尼加拉瓜的莱昂。如果在萨尔瓦多,费用太高,我会尝试参加在线课程(我的学校也提供)。

在任何情况下,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当场的西班牙语课程,因为它不仅可以让你学习,还可以向当地人提出你想问的所有问题。如果可以的话,完全沉浸式的双人课程是最理想的。

Laisser un commentaire

Votre adresse e-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. Les champs obligatoires sont indiqués avec *